真红瑀紫

【TSN EM】Light My Lamp点亮我的灯(下)

点灯人EduardoX路灯Mark
灵感来自《小王子》中小王子到达的第五颗星球
私设和背景啥的繁多,请看最后解释
逻辑与OOC齐飞,反正我已经飘上天了
能弄出这种设定感觉自己也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浓硫酸
╮(╯▽╰)╭
------------------------------分界线-------------------------------------
这盏灯很特别,对于Eduardo来说。

头一次见面,他介绍自己的时候,就听见他用一锤定音的尖锐又带着点自以为事的可爱说“哦,那我就叫你wardo了,少点字母,省点蜡烛,你没意见吧。”

Eduardo想,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Mark后来的作为证实了他觉得他日后绝对会是个麻烦精的想法。

他喜欢在Eduardo来的时候向他问东问西,有的时候他抛出来的一些问题连Eduardo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当他沉溺于一些事物的时候,就算你叫他熄灯他都不会理你。某次Eduardo不过是熄灯的时候没有注意,他就燃了整整一个晚上来思考答案,还好Eduardo来的比较早,不然Mark就会因为蜡油燃尽灰飞烟灭。

这是Eduardo头一次和Mark发脾气,也是头次对一盏灯发脾气,他的嗓门大到让邻区的Dustin都跑了过来一探究竟。事后Mark可算是学乖了,让Eduardo省心了——一段时间。

不过这也不错了,毕竟他是一盏名为Mark·Zuckerburg的灯,你不能要求更多了。

有的时候Eduardo经常在给灯们擦灯罩的时候想,这盏和其他的没什么不同的灯有什么好稀罕的?明明没什么差别,可想来想去,想破了脑袋,最叫他在意的还是这盏灯。

喜欢他灯罩里冰蓝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声音跳动时蹦溅出的火花。

喜欢他用wardo这个专属名称向他问东问西。

喜欢他灰色灯柱下花体字母显示出的名字。

喜欢他用硬邦邦的语气在Eduardo给他打扫干净之后似做不在意的道谢。

他脑袋里有一个地方刻着他觉得这个区唯一一盏可以属于他的灯的名字,Christy曾经驻足过,越来越多的不合适最终让它淡化最后消失了。而现在,这个地方刻着Mark的名字。

Eduardo其实想象过Mark幻化成人的情景,或许某天他会像Chirs那天一样,突然出现在街的那头,灯罩里的火焰会卷起灯柱的周身,当风停下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从他日夜呵护关照的一盏灯变成一个人。

Eduardo也想象过他的样子,他的头发可能会是棕色的,最好是卷卷的,看上去就会觉得摸上去很软很舒服那样。他的眼睛是和灯罩里的火焰一样的蓝色,看向他的时候会觉得里面事儿尖锐又不在意的瞳孔明亮清澈。当他想起某些重要的事的时候,那双眼睛又会迸发出和火焰一样蓝色的光芒。他的皮肤或许是苍白的,和他的唇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穿衣一定非常随意,但又日常,像个天天宅在宿舍的学生。

这些想法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鲜明,他在意和陪伴Mark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最后,某天,他们谈到关于各人的感情,每个人内心的归属,Chirs为了Dustin幻化成人这些事,而他们都在这些谈话里发现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他们就是彼此最好的陪伴。

Mark不出意料的答应了Eduardo的交往邀请。

第二天,Eduardo照常上班,当他点燃那冰蓝色火焰的那一刻,风暴突然和火焰交相辉映,卷起Mark的灯柱,却又刻意没有伤到Eduardo一分一毫。

灼热的感觉过去,Eduardo睁开眼,那盏他刚刚点亮的灯,正抬头看着他。

“Dustin说,这叫惊喜,那是什么?”Mark问。
-----------------------------分界线--------------------------------------
我想着我和我爸生日差这么多天,一定能写完的吧,就拖着没动,于是生日跑来码字的我就后悔的肠青了QAQ
祝自己生日快乐,希望甜文越来越多,坑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TSN EM】Light My Lamp点亮我的灯(上)

点灯人EduardoX路灯Mark
灵感来自《小王子》中小王子到达的第五颗星球
私设和背景啥的繁多,请看最后解释
逻辑与OOC齐飞,反正我已经飘上天了
能弄出这种设定感觉自己也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浓硫酸
╮(╯▽╰)╭
---------------------------分界线~----------------------------
Eduardo擦掉路灯玻璃罩上的灰尘,从矮凳上下来,长舒一口气,扬起胳膊抹去额上的汗。

他总是希望他负责的Z区路灯是最好的,所以这几年来他都努力的工作着,做到尽善尽美。

讲真他也希望他能像Dustin一样早点找到那盏属于他的灯好吗!

现在上班Dustin那个嘚瑟样就好像不让所有人知道他的那盏灯就不罢休似的,张口闭口都是他的灯哪里哪里好哪里哪里善解人意,强行塞你一嘴狗粮。

而单身了二十多年的Eduardo只想在Dustin看到他并扑上来喊“Edu!你来的正好!我跟你说,Chirs他——”之前就赶紧跑,顺便吐槽他的这位旧友做灯的时候就这么完美再做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到底是要多逆天啊。

对,没错,Chirs本来是Z区的灯,也就是Eduardo的灯。他工作良好,给Eduardo的工作总结评标里不知道加了多少分,然而因为Dustin的业绩实在太烂,于是上头为了平衡把Chirs移到了G区。

对此Eduardo只想骂一句:mdzz。

他区里就Chirs一个正常灯,上头难道看不出来吗?!

什么?你问其他人都是什么样的灯?

哼,举几个例子:

Christy,典型的公主病,天天都要求Eduardo围着她转,如果他没有做到,Christy就会在他给她点蜡的时候大吵大闹,把蜡油甩他一脸,有时那棕色火焰中的琥珀色焰心都要灼烧到他的眼睛。虽然Eduardo承认她也有很可爱的一面,比如他真的没啥事可干,然后自己过去陪陪她的时候,那时的Christy乖的就像突然成熟了十多岁,终于从疑神疑鬼的状态里走出来,附赠温柔贤惠扑面而来的人妻感,简直不能更暖心,不过每当从洗衣机里拿起那些被甩了蜡油根本洗不掉的衬衫时,Eduardo内心的崩溃感还是与日俱增。

而Winklevoss兄弟......你不能说他们不好,毕竟他们不是Christy那样的小女生,但当他们俩有事的时候,Eduardo大部分时候是真的束手无策,还好,这对兄弟中的老大,也就是Cameron,一直都主张和平解决争端(虽然Eduardo根本就不明白那些各种各样的争端是怎么来的)而他弟弟Tyler也乐的听他话,实在不行的话Eduardo还能和Cameron用类似于“注意你的风度”这样的话让Tyler平静下来。

和他们只隔了一个路口的Divya和Winklevoss兄弟是好朋友,他和Tyler经常同仇敌忾的对着Eduardo和Cameron怒骂某些灯怎么怎么可恨,怎么怎么欠揍,blablabla......是Eduardo劝阻Tyler冷静下来的最大阻碍,有时候他甚至能顺便煽动好脾气的Cameron也变得怒气冲冲起来,急得Eduardo焦头烂额,恨不得直接打开灯罩浇桶水上去一了百了,免得得分又因为蜡烛消耗过快而扣光。

如果这些都还不够让Eduardo崩溃的话,那你就是忽略了从F区转来的Mark,他就是Divya嘴里某些灯中的常客,原本是Sean负责的灯,因为他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上头就辞退了他,并将F区的灯都平分到了其他区里。

而Eduardo在他负责的整个区里,最让他在意的,就是这盏位于长街尽头,名为Mark·Zuckerburg的灯。

----------------------------分界线-----------------------------
碎碎念:上篇我爸生日的时候放,下篇我生日的时候放,你看我的算盘打的多好~
闺蜜:你就是懒。
我: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求剪刀手捡BGM③

当我唱起这首歌

作曲 : 小贱
作词 : 小贱
演唱:李蚊香/萧忆情

那时你说的 我们天作之合
然后怎么了 被时间捉弄了

面带微笑的 乘不同的列车
假装过头了 心里满满的苦涩

现在你的另一半呢 是否会更深刻

现在的我却是孤单着 一个人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 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 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最无法代替的

那时你说的 我们天作之合
然后怎么了 被时间捉弄了

面带微笑的 乘不同的列车
假装过头了 心里满满的苦涩

现在你的另一半呢 是否会更深刻

现在的我却是孤单着 一个人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 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 最无法代替的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 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 最无法代替的
亲爱的你是 最无法代替的
-------------------------------------------------------------------------------
本来只是觉得歌好好听,看了看歌词,突然觉得。。。。。。(ಥ_ಥ)

多少年了,小樱你终于又要重出江湖了(什么鬼......)童年女生啊~

沉迷耀颜无法自拔。。。。。。对不起啦课桌~

大课间下雨的产物~咳咳,对不起啦课桌~( ´∀`)

【TSN EM】 Gifts From The Curse 03

推开一扇拥有着雕花与金边装饰的大门,Eduardo发誓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久违的奶油味,大厅里的景象犹如风卷残云过后的荒地,桌子上堆积着用过的碟子和碗,大厅上悬挂着零落的标语,依稀能看到用彩色蜡笔写下的单词“快乐”、“岁”等等,Eduardo猜想这个大厅可能刚刚被用来举办过一场生日派对。乱糟糟的一团却又莫名温暖。

一种来自家庭感的温暖。

“啧。”Mark皱紧眉头,非常熟练的穿过着一片狼藉,跟在他后面的Eduardo听到了几声微不可闻的抱怨,然后被他引到大厅正中的桌子前,对着一个有着镀金花纹雕刻装饰的每个台里还插着半截蜡烛的三头烛台说道“Chirs,让Dustin别装睡了,你们要我救得人来了。”

“他不是睡着了,他是醉死了。”Eduardo惊恐的看着那个烛台发出了一声人性化的叹息,用它最左边的一个烛台戳了戳倒在它旁边的一只台钟,而那只台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以及“Chirs你再让我睡会儿~”的嘟哝。

......

Eduardo觉得他可能看见了假家具。

Mark对着那只睡得昏天黑地的台钟抬起了一边眉毛(不要问我怎么看到的),低下头凑近它,张开了嘴。

“轰——!”

“啊——!!!”Dustin被吓得跳起来,一阵来自他摆钟处的闹铃声随机淹没了他的尖叫,Eduardo感觉天花板都要被它的音量掀起来了。

Mark把台钟拎起来,将它高高悬空在天上,阴沉沉的说“再叫我就松开。”闹钟声立刻停止了。

Chirs叹了口气“行了Mark,把他放下来吧,你也不是不知道,Dustin一紧张就喜欢喝东西。不过这次真是失策,我居然没看见他把酒当成饮料了。”

Mark从鼻子里哼出气音,把它放下来“我觉得他根本就是被你禁酒禁馋了这次想喝个够。”

Eduardo一脸风中凌乱。

......

Dustin打着酒嗝站到Chirs旁边,木头做的手臂向摆钟上面的表盘下方擦了擦,头顶上的盖子不时有气泡飘出来,炸开在空气里放出一股浓郁的葡萄酒味。

“嗝......呃......你们不让我......嗝......睡个好觉,嗝......叫我起来干嘛......嗝......呃?”

Chirs嫌弃的往旁边让了让,转过头对着Eduardo说“抱歉,他酒一喝多了就会这样。”

“呃......没事,它这样还蛮可爱的,哈哈。”

“是‘他’,”一直沉默的Mark突然开口“他们都是我的朋友。”Mark转过头认真的说。

Eduardo被他突然盯住,不免吓了一跳。他缓了缓,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同样认真的回道“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Mark撇了撇嘴耸耸肩“虽然我宁可不认识他们,特别是Dustin。”

“嗨,伙计!你怎么能这样!头次见面就抹黑我?!嗯?!”Dustin挥了挥他的小拳头。

Eduardo突然不免就笑了起来。他觉得教会的话都是骗人的,谁说科俄斯人是黑暗疯狂而不可理喻的?

他明明看到了他们和他一样拥有感情。

TBC
--------------------------我是分割线----------------------------------
讲真我觉得Mark和电影里的OOC了,但是Mark表现的如此在意朋友是为了之后的剧情,简单来说就是花朵到来前小马就因为某些事明白的对身边的人要珍惜了。。。之前还是个恶劣的娃╮(╯▽╰)╭

求剪刀手捡BGM②(愿望已达成√)

默契

词/曲/编:木木夕
唱:伦桑

雨停了 那片彩虹却没有呈现
抬头望着灰色的天
憧憬的渴望的 不一定实现
愿望永远只是一种期盼

上班 下班 午夜 晚餐
省略的晚安
最终 过的 自己 都厌烦
争吵 埋怨 僵持 冷战
一个死循环
就连道歉都懒得去敷衍

分开是我和你最后的默契
结束这段漫不经心的爱情

总有一些失去 不是用力 说别放弃
就可以继续

从今以后陌生也是种默契
给彼此的眼睛留一个背影

爱情有人离去 就会有来代替
有些人命中注定 这注定
是一种默契

上班 下班 午夜 晚餐
省略的晚安
最终 过的 自己 都厌烦
争吵 埋怨 僵持 冷战
一个死循环
就连道歉都懒得去敷衍

分开是我和你最后的默契
结束这段漫不经心的爱情

总有一些失去 不是用力 说别放弃
就可以继续

从今以后陌生也是种默契
给彼此的眼睛留一个背影

爱情有人离去 就会有来代替
有些人命中注定 这注定
是一种默契
------------------------------------------------------------------------------------
把歌词复印上去以后我看了会儿歌词。。。觉得我吃枣药丸。。。说好的HE永远不变呢?为啥我一推荐BGM就都是这个调调的呢。。。被自己虐成狗(ಥ_ಥ)

【TSN EM】 Gifts From The Curse 02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横在Eduardo和那个野兽之间的沉默,Eduardo回头看过去,是幸存者中的一个新兵醒了,他惊恐的盯着那个野兽,口不择言的说“长,长官,怪物!那是怪物!快杀了它!”

Eduardo听见那个野兽恶狠狠的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是‘他’!小子,注意你的用词!”

Eduardo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对他的士兵说道“闭上你的嘴!一个骑士大叫大闹的成何体统!”

那个新兵死死瞪着野兽吼道“就是你们!你就是杀了Weir的怪物!你们黑暗大陆的人都该死!教会说的没错,你们根本没有感情,都该被消灭!”

“行了!闭嘴!”Eduardo吼了回去“如果不是他你现在就死了!恢复了以后给我检查一下其他人怎么样了,回去以后当做不尊敬长官处罚!”

他走到野兽身边“我对于他刚刚的言行表示歉意,请你原谅。”

Eduadro可不想他的救命恩人来个反悔,按照现在这个局势,他要想杀死他们都不用自己动手,只要把他们全都赶出城堡外面他们就妥妥的死定了,面对拥有着魔法的科俄斯人,一群只会拿着剑乱砍的残兵败将又做的了什么呢?

野兽皱着眉头,双手抱在胸前,嘀咕了一句。

“抱歉,你刚刚说什么?”Eduadro问。

“就说了会吓到人的。”野兽不耐烦的快速嚷嚷道。

Eduadro楞了一下,不知说些什么好。

这时,那野兽转过身去,飞快的丢下一句“跟上。”就推开了城堡墙边隐蔽一些的侧门,快步走进去, Eduadro只得尴尬的跟在野兽的后面,默然无语。

“......我叫Mark。”穿过走廊时,野兽将头微微转过来看了Eduardo一眼,用稍微清晰一点的音量说。

“额......哦,我叫Eduadro,Eduadro·Saverin。嗯......谢谢你的帮助。”

“等你见到Dustin和Chirs再道谢吧,我可没准备救你们。”

Mark快速领着Eduadro走过迷宫似的走廊,向着貌似是客厅的大门走去。

-------------------------我是分割线-----------------------
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忘掉上一章我打到哪儿了,太懒没办法╮(╯▽╰)╭

【TSN EM】当你有口难开时

滚过来刷一发存在感,最近文变多了每次刷新都有文出的感觉好幸福啊!!!虽然都不一定是甜的,但好歹有文啊!~\(≧▽≦)/~
咳咳,OOC我的。
——————————————————————————————

最近Eduardo发现Mark有点奇怪。

当然啦,虽然总的来说Mark本来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这一点没错,毕竟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像他一样如此不解风情又心直口快(褒义的讲法),但作为Mark最好的朋友,Eduardo还是肯定他这位geek好友有点小小的变化。

他最近不怎么回他话了。

以前Eduardo与Mark聊天时,后者总会用犀利的语调以及绝对超速的语气将Eduardo所说过的事或者人评价一遍,附赠一些可能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讽刺与鄙夷(“不!他绝对是故意的!”Dustin气愤的抗议道),但最近他不怎么这样了。

Eduardo承认他有点怀念并且越来越喜欢他的好友以前那些大胆而又自信十足的话语和他讲到兴头上时眼里放出的那些璀璨夺目的光芒。

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里包含的是Eduardo不曾拥有过的状态和想法。

而最近,Mark不怎么在他们的对话中锋芒毕露了。

有时候他知道Mark绝对听到了他在说话,并且他也绝对想回话,但每当Eduardo“不经意”的撇过去的时候却总能看到Mark冰蓝色的眼珠转了又转,沉默良久,最后只嘟哝出一声哼哼唧唧的肯定。

Eduardo知道这么扭扭捏捏的Mark绝对不对劲。

于是他咨询了一下Mark唯一靠谱一点的室友(Dustin愤怒的举起了拳头“我哪里不靠谱了!”)Chris他是否有发现Mark的变化。

对方思索了一阵,无奈的摇摇头“不Eduardo,我可没觉得他和以前有什么不同,总之他和我俩对话的时候依然横冲直撞。”他向Dustin点点头“比如他,昨天才被Mark骂了个狗血喷头,虽然那也让我觉得蛮大快人心的......”Eduardo的嘴角抽了抽。

好吧,看来Mark不愿意说话的这件事只针对他?看来得找个时间问问Mark,这位他最好的朋友是怎么了。

终于,又一次聊天,咖啡厅里温暖的暖气在玻璃上蒙下一片雾,模糊了远处的霓虹灯刺眼的色彩。

Mark咬着嘴唇,几乎是挫败的从鼻腔里哼出一声肯定。Eduardo拉住Mark搭在桌沿边的手腕,问“Mark你最近怎么了?为什么不愿意说话了?”

对面满头金棕色卷毛的脑袋抬起来,那双一眨不眨的冰蓝色眸子静静的看向他。

然后他又低下头,快速而又小声的说到“好吧wardo你肯定也发现了我最近越来越不敢跟你说话了虽然我很想表达我的观点但是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样和你说话会有不好的影响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不得不说那直接导致了每次你和我说话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总的来说就是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变的不会说话了。”

他又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好友。

“不会说话了?”Eduardo如同在身处梦境一样喃喃道。

他们就在这种奇怪的气氛里结束了在咖啡店的谈话,Mark感觉杯子里的拿铁仿佛都变的奇怪了,以一种甜到让人难以下咽的味道。

出了店门,寒冷的空气醍醐灌顶似的入侵过来,Eduardo结下围巾分给Mark一半并帮他裹好。

“谢谢你,wardo。”Mark被包裹住的道谢在寒风里被吹的不太真实。

Eduardo愣了一下,随即展露出一个暖暖的微笑“不谢,Mark,”他顿了顿,又说“还有,你以后不用担心会给我带来不好的影响这种问题,我很欣赏你以前的话。”

Mark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肩并肩的走向宿舍的方向,有说有笑,一如他们平常的模样。

*有道是,当你越来越在意一个人,你会在他面前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