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红瑀紫

fuhuagandi:

自家的军火妹子,画在学校狗屎屎的桌子上【马上就给别人擦了哭唧唧】喜欢给自己的枪械取名字(:з っ )っ话说身材真好。。。🌚🌚🌚

好喜欢法斯~法斯真的让人心疼,还好王还是把法斯送回来了。。。
在政治书上瞎画,并没有颜料工具(心痛)
衣服。。。好像不是这样的。但我记不得了(๑˃́ꇴ˂̀๑)

倾其所有画不出王万分之一惊艳。
哇咔咔转过来那瞬间太美啦~!但是我找不着全身立绘QAQ
找着了大概画的也一样渣吧哈哈TWT

【TSN EM】耳目失聪(1)

瞎了的MarkX聋了的Eduardo
可能会坑。
OOC都是我的。
---------------------------------------------
Mark无意识的把钢笔帽一遍遍磕在桌子上,甚至已经懒得再在面前的本子上涂鸦了。

这是在浪费时间,他想。

律师们依旧叽叽喳喳的争锋相对,唇枪舌剑,而在Mark耳里这些声音彷如模糊的火车呜呜声。他能感到Eduardo的眼神有时扫过他的脸,但他不在意,因为他知道wardo也觉得这是浪费时间。

他只想回去睡觉或者修补几个漏洞……他把手放在桌子上滴滴答答的敲打着仿佛他面对着显示屏,而他手下就是键盘。

Mark往椅子里缩了缩,眯着眼打了个哈欠。

过了一会儿他沉着面孔把脸转向对面依旧喋喋不休,吐沫横飞的女律师,眨眨眼奇怪于自己怎么看不到对方那头扎眼的金发,随后又听到她右手边巨大的响声,移开了眼往那个方向看去并抬手揉了揉眼睛,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不对劲。

他只看到一片漆黑。

他看不见了。
——————————
Eduardo松了松领带,空气仿佛凝固已久,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

真是浪费时间,他撇了眼斜对面歪坐在椅子里的Mark,心想。

他听着身旁的律师正和对面那个大腹便便的家伙互不相让的对决,脑袋里全是几天前父亲发来的指责和电话里的呵斥。

你在想什么!这么多钱就这么送出去了!他回想着他的冷笑:你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过什么!然后你被你的这个所谓朋友耍的团团转!行了,别说了!这件事处理不好你就不用回来了!

回忆里电话被摔断的声音穿过大脑皮层,冷不丁让他抖了一下。他稍稍从椅子里起来一点,重新坐好,又不经意间瞥了一眼Mark,过了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对劲。

好像有点安静。

安静的太久了,大家仿佛都停止了对话。

他将目光移向Mark的律师,却看见他在发现他的注视后趾高气扬的对着他仰起脸。Eduardo觉得他应当听到对方那声实质化的气音,可他没有。

于是他又装作不在意的看向他自己的律师,他看到她的嘴巴上下开合,可他分明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他刷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几乎要撞倒身后的木椅。

他看见Mark终于看向他,但那双湛蓝色的眸子里好像失去了光彩,Mark又揉了揉眼睛,仿佛看不见东西。

好吧。

他好像听不见了。
-------------------------------------------------
我:我居然又开坑了?完了完了我绝对填不完的!!!
闺蜜:…来你过来,我来把你千疮百孔的脑袋塞起来好不好?
我:不不不不不算了吧!

【NYSM JDJ】沉沦于此时

无脑产粮,OOC都是我的!

----------------------------------------------------------------------------

Jack蹑手蹑脚的提着夜宵打开宿舍门的时候,一切如他想象般安静。

额——我是说如果你忽视Merritt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的话,那还是蛮安静的。

他仰面躺在一片狼藉之中,沙发被压的不堪重负,垃圾在沙发周围堆成圈儿,几乎把他淹没了。他从沙发沿上垂下的手里还拿着半空的酒瓶子。

Jack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努力寻找可以下脚的地方,顺便在经过Henley卧室的时候帮她带上了微敞着带着点酒味的门。

空气里的酒精味让人不适应,Jack皱皱眉,踏过最后一片障碍往深处的卧室走。

Daniel安静的躺在下铺的床上,干净整洁,完全不像刚刚和那两个人胡闹的喝了一堆酒的人。他的西装搭在椅背上,白衬衫的袖子卷起,露出手臂。

“……那个,Daniel?”Jack小声的凑近他的睡颜,不经意间有点做贼心虚似的紧张“Daniel……你要的宵夜我买回来了……”

Daniel没有动静。

好吧,Jack在心里叹了口气,更加坚定的确定了自己出门前就吐槽过的结果:买东西给你们吃根本就是想支开我喝酒好吗!反正我买完了你们也都倒了好吗!所以还不如让我在家待着呢!

另外几个人支开他喝酒这件事不得不从之前说起。

Jack作为四人组年龄最小的人其实……并不会喝酒,同时也十分拒绝喝酒。当然Henley和Merritt不是没有不怀好意的威逼利诱过Jack尝尝鲜,但Jack在某些方面实在有着让人惊讶的坚持。

这不算什么,但他不但自己不喝同时也会限制Daniel喝酒,这就让另外两人比较气愤了。本来嘛,喝酒就是要人越多越好,何况是用来庆祝的酒,结果四个人的饭桌,拿起酒杯喝的人却只有两个。

这就比较尴尬。

Henley就常常抱怨,自从Daniel和Jack在一起了,乐趣就越来越少了,现在连喝酒没人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于是剩下两人开始怂恿Daniel爱怎么喝怎么喝,奈何万人迷J.Daniel Atlas这棵大白菜自从被Jack这头猪拱了以后就浑身上下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每每被Jack挡下酒杯就一副啊我家小男朋友真会照顾人的表情并附带闪瞎狗眼的光环普照。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酒不是必须的,但Jack是。

看的单身狗只能有一句话评价:我去年买了个表。

但长期禁酒未免也让人不耐,于是只好想方设法支走Jack,好换得一时痛快。

Jack有时候也不是不知道,但什么能比得过男友那双仿佛装进星空的眸子里闪烁的恳求?

于是,该配合你演出的我眼视而不见,就这么相安无事的满足了各方需求。

当然你们知道Jack的需求基本就是酒后来一次爱的鼓掌,当然鉴于本人的望远镜最近被不知道从哪来的纸牌卡坏了,在此不做多余的阐述,此处应有掌声(为我报废了的望远镜,咳咳)

Jack提着饭盒瞟一眼睡得正香的男友,无奈的撇撇嘴,凑近Daniel随着呼吸声微微颤抖的睫毛,带着无限温柔,低声叹道。

晚安,我的大魔术师。

--------------------------------------------------------------------------
好激动我就要有JDJ的无料本啦!笑的像个三百斤的(挂掉)娃娃!*٩(๑´∀`๑)ง*
这是我对糖的执着√

好像有点毁。。。但是我就是很喜欢L和S

刚刚看完实况,手痒草稿风的画了一张,sally和larry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真是太——甜了。不接受larry小天使嗝屁的事实!不接受!只想吃糖!老夫的腐女心啊~

【TSN EM】Light My Lamp点亮我的灯(下)

点灯人EduardoX路灯Mark
灵感来自《小王子》中小王子到达的第五颗星球
私设和背景啥的繁多,请看最后解释
逻辑与OOC齐飞,反正我已经飘上天了
能弄出这种设定感觉自己也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浓硫酸
╮(╯▽╰)╭
------------------------------分界线-------------------------------------
这盏灯很特别,对于Eduardo来说。

头一次见面,他介绍自己的时候,就听见他用一锤定音的尖锐又带着点自以为事的可爱说“哦,那我就叫你wardo了,少点字母,省点蜡烛,你没意见吧。”

Eduardo想,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Mark后来的作为证实了他觉得他日后绝对会是个麻烦精的想法。

他喜欢在Eduardo来的时候向他问东问西,有的时候他抛出来的一些问题连Eduardo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当他沉溺于一些事物的时候,就算你叫他熄灯他都不会理你。某次Eduardo不过是熄灯的时候没有注意,他就燃了整整一个晚上来思考答案,还好Eduardo来的比较早,不然Mark就会因为蜡油燃尽灰飞烟灭。

这是Eduardo头一次和Mark发脾气,也是头次对一盏灯发脾气,他的嗓门大到让邻区的Dustin都跑了过来一探究竟。事后Mark可算是学乖了,让Eduardo省心了——一段时间。

不过这也不错了,毕竟他是一盏名为Mark·Zuckerburg的灯,你不能要求更多了。

有的时候Eduardo经常在给灯们擦灯罩的时候想,这盏和其他的没什么不同的灯有什么好稀罕的?明明没什么差别,可想来想去,想破了脑袋,最叫他在意的还是这盏灯。

喜欢他灯罩里冰蓝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声音跳动时蹦溅出的火花。

喜欢他用wardo这个专属名称向他问东问西。

喜欢他灰色灯柱下花体字母显示出的名字。

喜欢他用硬邦邦的语气在Eduardo给他打扫干净之后似做不在意的道谢。

他脑袋里有一个地方刻着他觉得这个区唯一一盏可以属于他的灯的名字,Christy曾经驻足过,越来越多的不合适最终让它淡化最后消失了。而现在,这个地方刻着Mark的名字。

Eduardo其实想象过Mark幻化成人的情景,或许某天他会像Chirs那天一样,突然出现在街的那头,灯罩里的火焰会卷起灯柱的周身,当风停下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从他日夜呵护关照的一盏灯变成一个人。

Eduardo也想象过他的样子,他的头发可能会是棕色的,最好是卷卷的,看上去就会觉得摸上去很软很舒服那样。他的眼睛是和灯罩里的火焰一样的蓝色,看向他的时候会觉得里面事儿尖锐又不在意的瞳孔明亮清澈。当他想起某些重要的事的时候,那双眼睛又会迸发出和火焰一样蓝色的光芒。他的皮肤或许是苍白的,和他的唇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的穿衣一定非常随意,但又日常,像个天天宅在宿舍的学生。

这些想法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鲜明,他在意和陪伴Mark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最后,某天,他们谈到关于各人的感情,每个人内心的归属,Chirs为了Dustin幻化成人这些事,而他们都在这些谈话里发现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他们就是彼此最好的陪伴。

Mark不出意料的答应了Eduardo的交往邀请。

第二天,Eduardo照常上班,当他点燃那冰蓝色火焰的那一刻,风暴突然和火焰交相辉映,卷起Mark的灯柱,却又刻意没有伤到Eduardo一分一毫。

灼热的感觉过去,Eduardo睁开眼,那盏他刚刚点亮的灯,正抬头看着他。

“Dustin说,这叫惊喜,那是什么?”Mark问。
-----------------------------分界线--------------------------------------
我想着我和我爸生日差这么多天,一定能写完的吧,就拖着没动,于是生日跑来码字的我就后悔的肠青了QAQ
祝自己生日快乐,希望甜文越来越多,坑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TSN EM】Light My Lamp点亮我的灯(上)

点灯人EduardoX路灯Mark
灵感来自《小王子》中小王子到达的第五颗星球
私设和背景啥的繁多,请看最后解释
逻辑与OOC齐飞,反正我已经飘上天了
能弄出这种设定感觉自己也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浓硫酸
╮(╯▽╰)╭
---------------------------分界线~----------------------------
Eduardo擦掉路灯玻璃罩上的灰尘,从矮凳上下来,长舒一口气,扬起胳膊抹去额上的汗。

他总是希望他负责的Z区路灯是最好的,所以这几年来他都努力的工作着,做到尽善尽美。

讲真他也希望他能像Dustin一样早点找到那盏属于他的灯好吗!

现在上班Dustin那个嘚瑟样就好像不让所有人知道他的那盏灯就不罢休似的,张口闭口都是他的灯哪里哪里好哪里哪里善解人意,强行塞你一嘴狗粮。

而单身了二十多年的Eduardo只想在Dustin看到他并扑上来喊“Edu!你来的正好!我跟你说,Chirs他——”之前就赶紧跑,顺便吐槽他的这位旧友做灯的时候就这么完美再做个这么好的男朋友到底是要多逆天啊。

对,没错,Chirs本来是Z区的灯,也就是Eduardo的灯。他工作良好,给Eduardo的工作总结评标里不知道加了多少分,然而因为Dustin的业绩实在太烂,于是上头为了平衡把Chirs移到了G区。

对此Eduardo只想骂一句:mdzz。

他区里就Chirs一个正常灯,上头难道看不出来吗?!

什么?你问其他人都是什么样的灯?

哼,举几个例子:

Christy,典型的公主病,天天都要求Eduardo围着她转,如果他没有做到,Christy就会在他给她点蜡的时候大吵大闹,把蜡油甩他一脸,有时那棕色火焰中的琥珀色焰心都要灼烧到他的眼睛。虽然Eduardo承认她也有很可爱的一面,比如他真的没啥事可干,然后自己过去陪陪她的时候,那时的Christy乖的就像突然成熟了十多岁,终于从疑神疑鬼的状态里走出来,附赠温柔贤惠扑面而来的人妻感,简直不能更暖心,不过每当从洗衣机里拿起那些被甩了蜡油根本洗不掉的衬衫时,Eduardo内心的崩溃感还是与日俱增。

而Winklevoss兄弟......你不能说他们不好,毕竟他们不是Christy那样的小女生,但当他们俩有事的时候,Eduardo大部分时候是真的束手无策,还好,这对兄弟中的老大,也就是Cameron,一直都主张和平解决争端(虽然Eduardo根本就不明白那些各种各样的争端是怎么来的)而他弟弟Tyler也乐的听他话,实在不行的话Eduardo还能和Cameron用类似于“注意你的风度”这样的话让Tyler平静下来。

和他们只隔了一个路口的Divya和Winklevoss兄弟是好朋友,他和Tyler经常同仇敌忾的对着Eduardo和Cameron怒骂某些灯怎么怎么可恨,怎么怎么欠揍,blablabla......是Eduardo劝阻Tyler冷静下来的最大阻碍,有时候他甚至能顺便煽动好脾气的Cameron也变得怒气冲冲起来,急得Eduardo焦头烂额,恨不得直接打开灯罩浇桶水上去一了百了,免得得分又因为蜡烛消耗过快而扣光。

如果这些都还不够让Eduardo崩溃的话,那你就是忽略了从F区转来的Mark,他就是Divya嘴里某些灯中的常客,原本是Sean负责的灯,因为他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上头就辞退了他,并将F区的灯都平分到了其他区里。

而Eduardo在他负责的整个区里,最让他在意的,就是这盏位于长街尽头,名为Mark·Zuckerburg的灯。

----------------------------分界线-----------------------------
碎碎念:上篇我爸生日的时候放,下篇我生日的时候放,你看我的算盘打的多好~
闺蜜:你就是懒。
我: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求剪刀手捡BGM③

当我唱起这首歌

作曲 : 小贱
作词 : 小贱
演唱:李蚊香/萧忆情

那时你说的 我们天作之合
然后怎么了 被时间捉弄了

面带微笑的 乘不同的列车
假装过头了 心里满满的苦涩

现在你的另一半呢 是否会更深刻

现在的我却是孤单着 一个人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 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 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最无法代替的

那时你说的 我们天作之合
然后怎么了 被时间捉弄了

面带微笑的 乘不同的列车
假装过头了 心里满满的苦涩

现在你的另一半呢 是否会更深刻

现在的我却是孤单着 一个人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 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 最无法代替的

当我唱起这首歌 我又想起你了
还记得那年我们都很快乐

当我唱起这首歌 眼泪不听话了
才发现你是 最无法代替的
亲爱的你是 最无法代替的
-------------------------------------------------------------------------------
本来只是觉得歌好好听,看了看歌词,突然觉得。。。。。。(ಥ_ಥ)